安邦解除接收进入倒计 成都农商行股权转让陡然生变

  间隔 安邦集团解除接收 的时限,已进入终究 一个月倒计时。在这样一个时点发生的任何异动,或都具有指标性意义。

  依据 当初监管层的组织 ,接收 工作起始时间为2018年2月23日,至2019年2月22日完毕 ,而早在2017年6月,原中国保监会派驻的工作组已先行进入。但截至现在 ,针对安邦这个庞大巨兽的资产处置,仍旧 令外界“雾里看花”。

  其间 ,以35.59亿元向厦门国贸集团(600755.SH)与前海金控联合体转让世纪证券91.65%股权只被视为一次“热身”,而标价47.35亿元的邦银金融租赁100%股权至今无人问津,则值得玩味。至于民资布景 主营石化及地产的大连福佳集团以190亿元最终拿下谐和 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,确实出乎很多人意料。然而,就像所有优秀电影脚本,真实的 剧情反转往往呈现 在终究 。

  1月23日,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出布告 称,安邦方面已终止对成都农商行股权转让。该布告 详细 内容为:“成都村庄 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5亿股股份转让项目于2018年12月12日在我所发布转让信息。我所收到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上述项目终止的请求 ,依据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相关的交易规则,现终止该项目。”

  更具戏剧性的是,这则布告 很快就被撤下,且截至发稿时,仍未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再次挂出相关信息。关于 终止转让的原因,安邦集团和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也都未有公开说明。

  综合业内分析,干流 的观念 有两种。一是股权转让价格可能未与潜在投资者达到 一致。成都农商行股权转让在上一年 12月挂牌时的信息显示,安邦方面自当日起至2019年1月9日在北金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成都农商行35%股权,转让价168亿元。依照 挂牌信息,受让方可所以 境内非金融机构、境内金融机构、境外银行等类型,各类受让人分别有详细 资历 要求,但统一要求入股资金为自有资金。此前有业管家 士表明 ,国资特别是该行总部地点 地国资接手的可能性较大。

  不过,在成都农商行股权挂牌之初,市场即对其依照该价格成交的可能性表明 一定程度绝望 。

  市场环境是影响股权转让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之一。自上一年 以来,已有多家当地 银行股权转让受资产质量和业绩预期绝望 等因素影响而流产。分析人士指出,成都农商行虽然资产质量相较同业仍属上乘,但在失掉 安邦的协助后,其业绩是否会就此不振一直是市场担忧的问题。

  假如 上述猜想 建立 ,成都农商行若再次挂牌,预计转让价格或会发生变化,乃至 不扫除 接盘方也将发生调整的可能。

  有音讯 称,四川方面组成的联合体——包括五粮液(000858.SZ)、成都金控集团、四川开展 控股有限职责 公司此前确有报价,但其128亿的出价相较挂牌价低出23.9%。

  第二种观念 则认为接收 组在终究 时刻对成都农商行的组织 作了调整,未来也有可能继续保留这块分量 级资产。毕竟与其他安邦控股的资产相比,成都农商行的意义更大,而安邦对成都农商行的影响也是“深化 骨髓”,两边 很有“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”的意味。

  有业管家 士指出,虽然安邦集团现在 仍是民生银行(600016.SH)第一大股东且为招商银行(600036.SH)第三大股东,但论及实践 影响力及事务 协同效应,两者其实不 能与成都农商行相提并论。

  安邦的腾飞始于2011年11月正式控股成都农商行之后,然后 者亦在安邦进驻后资产规模完成 突飞猛进。

  数据显示,在2013年底 安邦总资产约7000亿元时,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是4293亿元,而三年前这个数字不过是1603亿元;到2014年底,安邦规模打破 万亿,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约为6000亿元;截至2016年底,安邦总资产规模已达到1.45万亿元,而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为6578亿元;截至2017年底,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超过7000亿元,资产规模现已 在全国农商行体系 中排名第五。关于 一家非上市银行而言,若没有大股东的强力援手,如此开展 速度难以想象。

  此外,两边 在事务 的交融方面也浸透 甚深。资料显示,控股成都农商行之后,安邦将数百亿元保费收入包括理财险收入存入该行。依据 与关联方主要往来款项余额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末,成都农商行当年吸收存款15.05亿元,其间 安邦及其子公司就吸收存款14.99亿元。

  事务 协同更是题中之义。据此前报导 ,持有成都农商行银行卡的车主到安邦保险购买车险,在原有的优惠基础上还能再享用 刷卡扣头 。

  “两边 若失掉 彼此,不免 呈现 短暂的开展 停滞,对成都农商行的伤害尤大。”一位业管家 士如是说。

  事实也正是如此。2017年6月以来,成都农商行多项重要财务指标数据均发生变化,业绩恶化已露苗头,从资产质量到收入结构均不乐观。

相关阅读